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当我想起你的时候

那山、那水、那情、那爱、那人、那事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 读 西 氿  

2011-07-22 16:03:47|  分类: 文化论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闲 读 西 氿

闲 读 西 氿 - 枝繁叶茂 生生不息 -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

 

“有溪来自西南兮,势奔腾而蜿蜒,界甸服以为中江兮,称宜兴之名川。上源出于芜湖兮,下通流于震泽,乃云雨之是兴兮,亦蛟龙之攸宅,历松江以入海兮,渺不知其所极。”这是明代宰丞、文学家李东阳《荆溪赋》里的开头几句,描绘的就是我眼前的荆溪全程。也许是大自然对宜兴有过多的偏爱,绵绵中江,流到宜兴大地的中央,便恣意漫延起来,在宜兴城的东西两边,留下了碧玉般的三个小湖泊,佩在宜兴城的左右,我们习惯地称之为“氿”。悠悠荆溪水,因为有东、西、团三氿而更引人入胜,古老宜兴城,因为这三氿而越发清秀迷人。闲 读 西 氿 - 枝繁叶茂 生生不息 -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

 

有幸在斯水一方,我得陋室而居。推窗凭栏,手捧香茗,且看楼阁倒影在青空,鱼鸟随心而飞泳,我的思绪追流光而动,心情随茶韵而飞。这方水,本是万里长江古老的入海通道,正因为卷裹着太多太多的历史尘埃,才积淀起自己英武豪迈的品格,这方水,一路穿楚越荆、包孕吴越,兼容九华、黄山、天目的灵秀,练就了自己温和秀丽、多情动人的表情,在此慢慢驻足,羡衍造就了我脚下的这片盛产人杰的沃土,让许许多多南来北往的文人雅士,把这里当成梦中的家园。闲 读 西 氿 - 枝繁叶茂 生生不息 -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

 

伴随在汉灵帝身边的许戫,他是宜兴走出的第一位宰相,目睹诸侯拥兵割据,朝政腐败不堪,深知天命非人力所能济,带着这种凄楚的无奈和难言的疲惫,许戫想起了家乡的这方水土,欣然辞官而回,颐养天年。身后便长眠在南门外的西氿边,永远地让后人感怀吟叹。正如明代文学家徐贲诗中所说:

旗卷虎牙空落水,剑埋龙气只寒云。

昔年我亦曾游此,吊古于今又送君。

真是沧海桑田、阡陌市井,寒雪中独钓的蓑笠翁,远去了,风雨中飘摇的小渔舟,不见了。千年风霜雪雨,冲刷去了无法复原的历史尘埃,只有这无语的一团氿水默默牢记。

 

闲来无事,和家人一道,驻足水边。在任公钓台前,我掬起一片这长溪里的碧波,轻轻地闻到了任昉笔端的一阵墨香,这一刻,我领悟了他“不学梁父吟,惟识沧浪咏”真实心境,拥有这份可寄无限深情的秀水蓝天,名利的得失、仕途的沉浮在他心中已无处存放。清代宜兴进士潘宗洛有《彦升钓台》七言古诗云:

南山傍水蜿蜒走,万派泉来汇作氿。

和日轻波繍谷文,静涵天地如未剖。

昔闻百尺岩冈高,危崖挺出凌波涛。

何如平坡垒石基,安于薄宦寄城壕。

佩符公子镇鹅州,朝朝闻坐溪滩头。

蛟龙摄报不敢扰,横竹一拂珊瑚钓。

吁嗟乎,当年钓台湮没无余存,

总有持竿垂纶者,难与风流太守同时论。

抚摸这花岗石大柱,才知道我们后人对他有多少曲解。任公坐下高耸的土丘,本是这钓台的本色,现在这过分奢华的装束,任公不会也不愿再来放杆垂纶。不应该忘记,任公他离开宜兴时的空空行囊,不应该忘记,任公他卸任后再来宜兴的拳拳诚心。在钓台旁的雕塑园中,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的神来妙手,在几分禅意中或许和任公的心意有些暗合:抬驴而行的祖孙、训练有数的油翁,墙根下的顽童、躬耕中的老农,丈不尽的天地、背不动的自己,在这小小的一角,蕴藏了无限玄机,在浪漫和幽默之间,充透着宜兴人的智慧和灵气。

 

暮色中,我徘徊在今人重修的蛟桥,分享着布满整个水面的晶莹月色,一面是波光鳞鳞中的静谧安澜、一面是繁灯点点后的逢勃生气。我知道,只有这桥边千年没变的“吴王靠”,才真正明白什么叫物是人非,什么叫不朽永恒。熙熙攘攘的车水马龙,来来回回的士农工商,有一个身影永远让她无法释怀,他就是周处,一个特立独行的汉子,一位忠勇无畏的英雄,一座永不失色的丰碑。当他跨过桥栏,纵身一跃的时候,一个神话便在大江南北流传;当他舍身疆场,魂归溪边的时候,一座城市便在江南腹地崛起。正如明代南岳高僧宏伦《城南怀古》诗云:

四山落日苍烟里,斩蛟桥上腥风起。

樵客归途射虎墩,月沉弓影清波底。

剑履幽宫湿莽中,石麟欹卧野棠风。

绣旗画鼓年年社,铁马神灯夜夜红。

野老家传风土编,山川淳朴义熙前,

将军祠庙清溪上,亘古忠名日月边。

闲 读 西 氿 - 枝繁叶茂 生生不息 -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桥旁铭刻着这样的楹联:“清风徐来、水波不兴,妙墨尚留苏学士;行人安稳、布帆无恙,神威犹仰晋将军”,而这,正是我们这座城市集体而长久的记忆。

 

正对蛟桥的团氿西岸,远远望去是一串如皎月的拱桥,不油得让我想起清未宜兴进士卢士登《蛟桥夜月》里的妙句:

中流环粉堞,夹岸卧长虹。

水合群山秀,花深万井融。

冰轮开玉宇,霜锷净蛟宫。

解取姮娥意,清光孰许同?

夹岸的长虹,连接着座座亭台楼阁,这是西氿边新建的江南园林——宜园。我知道,江南的城市,没有园林似乎缺少了神气,宜兴的子孙、我们的前辈或许出于清廉无欲、或许出于忙碌无暇,他们没有在故土大兴土木,没有留下可供我们观赏或神吹的象样园林。但今天的宜兴人没有忘记宜兴另一位儿子——苏东坡的遗愿,刚踏上宜兴大地,便为这溪山所动,滋生了买田终老的想法,同时还说要“买一小园,种柑橘三百本。屈原作橘颂,吾园若成,当作一亭,名之曰楚颂。”今天的宜园,当然比东坡梦中的小园要宏伟得多,好在园之一角,也真建了一橘园,了却了这位异乡来客的千年相思。我想,如果再在园之一处,培育几株他手植的西府海棠,东坡魂游到此,或许更加不愿离去了。也许,他真会深情吟唱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了……闲 读 西 氿 - 枝繁叶茂 生生不息 - 当我想起你的时候

 

是啊,你有机会来宜兴,我一定邀你登上摇曳在氿中的兰舟,用那供春式的紫砂壶、泡上一壶清香的阳羡茶,细细品揽远处的铜峰云烟,美美聆听悠扬的梁祝绝唱,一起来体会苏子“船入荆溪,意思豁然”的点睛妙语,任小船穿梭在蒹葭莲花之间,与白鹭共舞在青天碧水之际,共同注解李东阳“棹兰舟而遐骛兮,与群山而逶迤,画屏烂其前陈兮,锦帐纷其后随”的前见之明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